扶桑(作者:杨佳蕾)

所属栏目: 状物作文 点击次数:
来自910w.net

  它被亘古而来的熏风吹息着,自长眠中悠悠转醒。

  这是寒冰期结束后的第一个四月。

  在积雪还未化尽的鸿蒙中,尽是银白的一片。几亿年前那场漫长的严寒的终结,赋予了它漫长生命的幸运开端。

  等它苏醒过来,就是温暖的春天。

  也许是几亿年前的风景。在赤焦的土地上,庞大的怪兽驻足凝望。它长得足够高了,足够俯视我们无从想象的奇异风景。温顺的大蜥蜴,呲牙咧嘴的恐龙,空气中漂浮着透明的微生物

  也许是几亿年前的风暴,席卷了温暖期一切成就。它还不够坚硬呢,被裹挟着雪片的狂风拦腰刮断时,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。

  光秃秃的树干,陷入了第二次长眠。它也许还会遇见春天,还会长得足够高,十几米,二十几米之类的,还会遇见温顺的食草兽,但让它睡吧,它还只是个孩子。

  也许是几百万年,几千万年前,它感觉到了生命的痕迹。空气中蠢动的风传递着生物的讯号。它睁开眼,又是一个融融四月。

  它看见一列小小的黑点,缓慢地朝它移动着。

  但那些黑点很快越过它,绕出了这片青绿的原野。那些黑点并没有那么小,原来在不知不觉中,它变得更高了,挺拔的身姿是远古时最神圣的风景,只是这一切无人知晓。

  很久很久以后,当青绿的原野变成小小的聚落,迁徙的黑点开始依靠着它生息繁衍时,它知道了,那叫做“人类”。

  在它做过的梦里,曾见过十只三足金乌,一个说“我们去听人类说说吧”,一个说“不行它们会杀掉我们的”。

  那些乌鸦展翅飞走了。

  它听见风的声音。分不清有多少次,它知道,人类又来了。

  人类这种生物能存在多久呢,短不过它一次苏醒,长不过它一次睡眠。然而它们的确是蓬勃地发展了起来,从聚落到村庄,再到有些规模的领地,人类经历过无数灾难,却并未毁灭过。

  ……也许只有它出生时那场风雪能够完全掩埋它们吧。

  然而曾经匍匐在它脚下的小小黑点,这时已经足以填满它整个视线。人类还是站在它的脚下,问收成,问天象,唱奇怪的歌,甚至砍掉它的树皮,围在身上当衣服穿。

  人类真是奇怪的生物呢。它在日复一日的祭拜中这样想。

  它又睡着了。

  长长的梦境,流云万里,岁月无边,而唤醒它的却是剧烈的疼痛。

  它睁开眼时,望见了长达数丈的巨木。它想,啊,原来我是这样子。

  它的身体被砍掉,做成房屋,树干被晾晒在阳光下。日复一日,年轮被时光冲刷得满是细小的皱纹,它不知道什么是恨,也不知道什么是快乐。人类存在过多久了呢,它的身体在哪里呢,它被埋在泥土里,再也看不见蓝色的天空和青绿的原野了。出生时纯银般的原野,温顺的食草动物,擦肩而过的人类,这些都已经不在了。

  又过了好多好多年,有人把它挖了出来。

  ——“文化的象征”“历史的见证”“九乌之涯”“神树”“古树”。那是人类的称呼。

  ——而它的名字,它始终记得,围在他树下的小小黑点,膜拜它,供奉它,伤害它,砍伐它,它们叫它扶桑。

来自910w.net
初中教师网 ,专业的人教版初中教学资源网!
喜 ()or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