班主任教育叙事:他们的改变,在眼神里

所属栏目: 班主任工作范文 点击次数:
文 章
来源初中
教师网 w ww.9 10w.Ne t

  这个叫宁浩博的家伙,独自坐着教室最后的一张课桌。

  我和他商量过几次,希望他回到群体的怀抱以防过于孤独,但他嘻嘻笑笑地说坐在那里挺好。

  于是,他就在那里定居至今。

  那是一张双人桌,通常被宁晓博的一些物什铺盖得满满的。下午第三节大自习,我喜欢从书摞里抽出一本书带到教室安静地读,唯一能选的座位就是和宁浩博同桌。和他一起在桌面上收拾出一片空处,我就开始读书。当然,不时地得给几个坐不住的学生说几句激励的话语,让他们将神圣的安静坚持到底。

  今天下午,我读的是周彬教授的《叩问课堂》,有共鸣的地方需要圈圈画画。我这里连圈带画,宁浩博那边也在忙着写英语听写作业,是用连抄带写的方式完成,一边写还想一边让我看看昨天的听写我还没有给他批阅呢。间隙里,坐在前边的刘小微转过来问我第三和第十一单元的单词都听写哪些,说着说着就和宁浩博比起谁的笔迹整齐来。

  他们俩现在能静静做着的事,对有的孩子来说不值一提,但对于他们,我却忍不住要给他们表扬。

  2012年九月份,他们相继来到七(二)班。不久,我们之间的师生关系便以紧张为主,最难忘的是他们见到老师时眼神中毫不掩饰的愤恨,仿佛对我有由来已久的深仇大恨,实际上,我们的相识也不过十数天而已。

  2011年四月份自己的班主任工作遇阻,我开始了班级管理书籍的阅读,经常在阅读之中有大彻大悟之感。但在实际工作中,别的优秀教师的做法自己却没把握可以实践得通。心中既害怕遇到难对付的学生,又觉得应该珍惜机会在这样的孩子身上学习教育管理他们的方法。

  几年前,我的性格和现在一样不是强硬型的,遇到容易管理的学生,则万事大吉,加上有时候还幸运地接一些“实验班”、“快班”什么的,班级管理倒也凑合了一阵子。直至遇到了几个略显奇葩型的男生,待到他们的调皮捣蛋升级为蛮横聚堆时,我能做的经常是对他们发脾气,而指责与批评在他们身上并未起到什么正面的作用。他们的状况愈演愈烈,我的工作能力开始让自己失望,束手无策。

  后来,他们几个随着别的学生一起毕业了,现在在学校周围时常见面,他们终于变得懂事懂理,见到老师也会热情地攀谈。但回想起当年的教育,这样的境况来得也太晚了。

  几个月的阅读与思考并未改变我的秉性,我的性格还是带着些软弱,走进课堂总是一不小心就露出一脸无法严肃的笑容,但我的思想改变了:既然无法走通刚性十足的管理路线,我只能在“仁者无敌”这几个字上下功夫了。

  以前遇到难管的学生,我总是想给他们来个“下马威”,结果自己总是威力不够,于是变动起怒,声嘶力竭地训斥,指望着在怒吼中控制住学生。对峙之中,学生哪里会服我?他们越来越讨厌班主任,越来越不怕班主任。

  从2011年秋季的那级初三,我开始了“零吼叫”式管理。好学生自不必说,和中等学生的关系也越来越融洽,至于有“刺头”、“犟牛”倾向的学生犯问题时,我也绝不高声,我给他们诉说原因的权利,我像尊重成人一样尊重他们。来到办公室时他们可能是眉头紧皱,内心憋屈,但经过平等耐心的交谈,在离开时,他们内心豁然,表情温顺愉快。

  那一年,那个班,很融洽和谐地拼搏了一年,成绩也不错。他们离开时,我感觉幸福满满的。

  那样的眼神,我现在也可以从宁浩博和刘小微的眼睛里看到了。

  前两天,他俩争着义务冲洗讲台上的花篮,擦洗黑板。今天班长去交数学试卷,宁浩博掀着拖把认真地替值日的班长打扫了楼道的卫生。就在刚才,刘小微从图书角取了一本蓝色封皮的小说,准备看。

  对于成绩,我不打算急急地逼迫他们,因为教育本身就是一种慢的艺术。我首先希望自己的心能够在这样的孩子身上慢下来,将改变和成长的空间留给他们,这样,精彩的人生最终应该还是他们的。

文 章
来源初中
教师网 w ww.9 10w.Ne t
初中教师网 ,专业的人教版初中教学资源网!
喜 ()or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