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月征文:孩子,别哭

所属栏目: 小说作文 点击次数:
来自910w.net

  我的眼睛闭上的时候,脑海里浮现的还是那个孩子离别时哭红的眼睛。我在车轮开动之前还在安慰那个孩子别哭,但当他真正远离我时,才感觉干涩的嘴里有泪水咸咸的味道。

  我这个无儿无女的老太婆,是什么时候积得的福气,让老天爷肯赏赐给我这个漂亮的孩子。我在那最后一场雨水降临时,发现了他。雨嘀嗒嘀嗒地下着,我在屋下看着天空,看到泥墙外有一个小男孩伴着雨一起流泪。就这样,我把他领回了家。

  我用手帕擦去他脸上的泪和泥垢,然而这个不满六岁的小孩子哭得更凶了。我不知道他从哪里来,只是我这个仅仅到过市集上买口粮的糟婆子,自然不会清楚他说的断断续续的地名。我拿了一些吃的给他,他三口两口地咽了下去,看得出他很久没吃东西了。他的喉咙里发出细微的声音。要什么?原来是渴了。但是……

  我看了看屋外雨帘下,瓷盆里的水仍未满。我去厨房从地窖里取出一坛储了很长时间才储满的水。我盛了半碗给他,但看他眉头紧皱:“水,黄的?”我细看那碗水,没有什么脏东西,算是很清的了。我看那孩子穿得要比我们这个地方的小孩们好许多,觉得他一定住城里。我叹了口气,将那碗他不肯喝的水倒回了坛里,又端回窖子。我想起几个月前别家在外打工的孩子回家时,送给乡亲们的那种塑料装的透清透清的水,听说那是城里人喝的。我拿了给他,没想到他的眼睛立刻变得雪亮,熟练地拧开了瓶盖将水送进腹中。我在一旁摸着他黑密的头发,轻轻地说:“慢点,慢点喝。”喝到瓶中央时,他似乎是喝足了,递给我。我替他拧紧:“孩子,你打小就是喝这个吗?”他点点头,似乎又想起了亲人吧,趴在桌上哭起来。我就坐在他身旁,一句话也不说。过了很久,那孩子哭累了,伏作一团抽噎起来。我把他抱起,他不反抗,抽搭着在炕上睡着了。

  从那以后,村子里再没下过雨。

  他不再嫌坛子里的水脏,小小年纪竟也知道物以稀为贵。有时候,他看着那浅浅的河床,问我:“奶奶,这河里的水怎么这么少呢?”“雨下得少啊。”“是书上说的缺水吗?那我们不能浪费水啊!”我笑着把烙得黄灿灿的饼送进他嘴里,他很开心地嚼着。

  时间久了,我们就这样不能分开了。

  大约过了三个多月,村上来了一男一女,据说是来找走丢的儿子。我想到了家中的孩子,若是他也走了,我一个人又该会多孤单呢?晚上,我摸着那孩子粉扑扑的小手,不知如何熬到天明。天亮时,我带着孩子坐到县城的牛车走了。颠簸了一路,孩子在我的怀里睡着了,我唱着土家的歌,让他的梦飘的更远了。然而,我们到县城之后,我这个自私的老太婆才认识到自己错得有多严重。因为我清楚,大旱就要来了。那个孩子,若是回了城,就再不会回来了,但是他会住上好的房子,穿上光鲜的衣裳,还会有很多很多的人疼他爱他。但若是他一直跟随我呢?能有怎么的结果?我不能毁了孩子。

  我拿出了毕生的积攒,买了最好的衣料,给孩子做了一身衣服。在城里的第三天,我带着他回了村。我把他交给了那对男女,他死死地抓住那女人的手,走出了屋子,我背过身,眼泪簌簌地流下来。然而,我感觉自己的衣角被什么牵住了。我转过脸看到那个孩子,他拉着我向外走,她的妈妈在一边看着并不说什么。我下了狠心将他抱上车,全然不顾他的叫喊。

  孩子在路上一定会渴的!我发疯一般跑到窖子里去拿他上次喝剩的半瓶水。车还没有驶远,我这个走路已经不再麻利的老太婆竟沿着黄沙漫天的石子路,妄想追赶那被尘土熏脏了的汽车。我依稀看见那孩子的眼里还正流着泪,就更加卖力的跑起来,一个踉跄,我跌在路上。那半瓶水被石头磕得溢了出来。我瘫坐在路边,任泪水流淌。

  我回了家,张望那空空的四面墙。还能干什么呢?又只剩一个人了。

  第二天,我醒来时浑身酸痛,声音嘶哑。第三天,我真的难以动弹了。第四天时,一个姑娘来探望我,告诉我村上有人渴死了。我叹息起来,凑到她的耳边告诉她,我想喝水,水在窖子里。她点了点头就去厨房,我斜着眼望着她,突然觉得好累好累。我闭上眼,又看到那个男孩的眼睛里水汪汪一片。我多想再摸摸他的头说:“孩子,别哭。”

  (在那片干裂的土地上,一定有着这样似曾相识的故事。) 

  安徽省当涂县第二中学8年级7班初二:周晗 

来自910w.net
初中教师网 ,专业的人教版初中教学资源网!
喜 ()or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