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小

所属栏目: 小说作文 点击次数:
来自910w.net

  在遥远的国度里,我摇着小船,看着海浪拍打海岸的浪花,记得妈妈说过世界上最宽阔的就是海洋,比海洋要宽阔的就是天空,比天空更宽阔的就是内心的宽容……

  小小的时候是怎么样的?小小的泪水还在沉,小小的誓言还没有被海水拍散。还有那永远不会忘记冰冷的表情吧?

  我在找那个故事的人,在哪?在哪?

  我哭泣着,想起永远逝去的童年,想着如今的悲哀,我想我的泪水永远不会有人知道,那时青春的苦涩。

  一大早,赶着上火车时,来迟了,想起母亲的话,我又落泪了。想起有一句话,爱你的人他永远不会让你哭,你爱的人他永远不知道你爱他。也许是吧?我就是不想活了,活下去好痛苦,初三沉重的学业,一模,二摸,到考高中。万一考不上呢?我是死活不肯读职中,宁愿辍学,也不要这样,想着时间就像家中角落里的沙漏,一点一点将你埋没掉。

  我不想这样,我还是喜欢自己的小时候,小小的我,该是那么的可爱,天真无邪吧?每次想起来,总是想潸然泪下。我的心里总是想着小小的我们,心里的小小究竟有多小呢?

  看着一节一节火车从我身边经过,我在那儿伫立着,没有风也没有雨,但是心总是那么的郁闷,忧郁。我低下头去,望着地上的人影,想起自己的口干了,拿着冰冷冰冷的水大口大口的灌下去,水湿透我的衣服,湿透我的心,我的泪,我的魂魄……

  “小姐,该上车了吧?”旁边的阿姨问道。

  我摇了摇头,自己手中的票是12点,中午的12点过了,夜晚的12点也过了,我的车票是送我自己去鬼城吧?送我到生命的最后一个地方,我死了吗?

  夜深了,我抬起手擦掉眼角残留的泪水。转身面向墙壁继续闭上眼睛睡觉。已经是连续多少天做着这种悲伤的梦了?

  有时候从梦中哭着醒过来,还是停止不了悲伤的情绪,于是继续哭,自己也不知道因为什么而哭,但可以很清楚的知道,自己被那种叫做悲伤的情绪笼罩着,像是广州夏天那层厚厚的漂浮在半空中的梅雨季节,把整个城市笼罩得发了霉。

  哭的累了,又重新睡过去。

  而最新的那个悲伤的梦里,我死了吗?

  头顶是交错而过的天线,分割着不明不暗的天空。云很低很低地浮动在狭长的天空上。铅灰色的断云,沿大堂投下深浅交替的光影。

  不知道什么地方传来钟声。来回地响着。

  睁开眼。

  手中的火车票被我抓的皱巴巴的,我马上将它抚平,看着钟表滴答滴答的走过了,就像六七十年代的那种钟,我生命的钟在哪里呢?

  不知道自己会什么想死,只是自己舍不得尘世中的一切美好,只喜欢自然般的死亡。我害怕死亡,没有人任何一个人喜欢死,因为红尘总是美好的,滚滚红尘,你能找到自己生命中的追求吗?现在我的心一直一直这么的往黑暗那里坠下去,永远找不回,也再也没有了,我是一个没有心的人,我的父母,我的兄弟姐妹,我的朋友,还有我的爱人,你们在哪里啊?我找的很辛苦。

  “小姐,你真的要上车了!”旁边的阿姨还在那儿死命的催着。

  “没有,谢谢了,我知道自己几点的,真的不需要再提醒了!”我无奈的说着。

  “活着多好啊!不是吗?”她笑着面对我,我现在不想活了,你告诉生命的美好有什么用呢?自己的考试,背诵,怎么乱七八糟的。反正我就是失败者。Lost

  “是吗?”我暗暗的冷笑,如果真的那么美好,你会来这儿做生命的火车吗?

  “是啊!只有出卖灵魂的人才会来到这儿,好怀念好怀念自己的女儿,还有一大推不着边际的人,都好想念,都好想念……”我可以深深的看见她的眼眶红了,但是出卖灵魂的人,他们哭不出的,他们没有心,没有眼泪。

  老去不知花有态,我不想看见自己老年的模样,该是满头白发,脸上好多好多岁月的皱纹,还有那些旧的衣服……

  我看着一列一列的火车从我身边擦肩而过,上车吧?我的心在呼喊着,我踩上生命的轮廓,上去吧!我内心让我不自觉的走上去。随着火车快速的飞速,就像在玩着滑冰那样快速而美丽危险,她的身影渐渐不见了,变成小点,已经彻底从我的世界消失了。

  却并没有诗词中的那种悠远和悲怆。只剩下枯燥和烦闷,固定地来回着。撞在耳膜上。把钝重的痛感传向头皮。

  没有拉紧的窗帘缝隙里透进来白丝丝的光。周围的一切摆设都突显着白色的模糊的轮廓。我看着列车慢慢的放映着以前的自己,小小的我,该是多么的好啊!我在赞叹着,在羡慕着,突然,天怎么好像渐渐的亮了,我的身体慢慢的缩成一团,在角落里颤抖着。阳光慢慢照谢下去,我看着天使在向我挥挥手,它头顶上的光环,好美好靓丽啊!我伸出手,想去触摸它……

  “喂,醒醒啊!”母亲无奈的呼喊我,是妈妈拯救了我吗?我的四周闯来一股股药味,让我感觉毛骨悚然,打小我就肠胃不好,妈妈也是。好难闻啊!

  “妈,我好痛好疼,我的脑快要爆炸似的。”我说的有点语无伦次,但是很明白,我的头很痛,看着母亲那个神情的样子,我哭了出来。

  在医院冷冰冰的床上,我搂起母亲哭了起来,靠近母亲,嗅到她的气味,闻到她爱我的滋味,我想我年迈的父亲应该是在病房后面哭泣着吧?男子有泪不轻弹,何况是自己的女儿看见呢?

  我不知道哭了多久,只知道哭泪了,就倒在床上睡着了,醒来,一看就在家里。

  我无奈的笑着,望着小学毕业的照片,不断不断的抚摸照片中的自己,看着短短的头发变长;风也传播着爱的信息,我看着小小的自己。

  一条白布之下,空空如也,这座幻城也这么到了破灭的时刻。一级一级的台阶,通向死寂的尽头。脚有些僵硬,仿佛陷入了没顶的漩涡,混浊不已的沉重。

  在深深的地底,开始怀念金色的竖琴,怀念那银色的琴弦在阳光下颤动的光波。

  小小的手牵着小小的人,守着手中永远不变的誓言。

  广州市第六十七中初二:浅梓

 

来自910w.net
初中教师网 ,专业的人教版初中教学资源网!
喜 ()or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