皮鞋

所属栏目: 小说作文 点击次数:
来自910w.net

  在一片平房的墙根处,你会看到垃圾堆边站着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,他穿着一身破旧的衣服,遮不住黝黑的皮肤,身上流着属于夏日的汗水,浸满了本就不大的衣衫,一双脏兮兮的布鞋露出了两个黑黑的趾头,脚底下的灼人温度惹得他汗流浃背。他叫陈飞。

  这是被辞后的第三天。陈飞将手伸进口袋鼓捣一番,里面只有打火机,烟,一张红色的钞票。这时,渐近的脚步声在不远处徘徊,路的尽头出现了一个小孩,看上去十四五岁的样子,头发染了很多种颜色,直直的往上冲,宽大的裤子上有一双手插在兜兜里,两腿像疯癫了,不停的边走边抖。城里的孩子这么大就用摩丝了,我们村里的孩子,舀盆水洗洗再晒晒干也罢了。

  看着小孩进了屋,陈飞却没地去。陈飞觉得这个时候,他本来应该是坐在大学教室里,吹着风扇听课吧,王老板是不是读过大学,不然为什么讲几句话就有钱送上门来,镇长的儿子以后也会是穿着皮鞋的人吧。在蚊子飞舞都嫌累的天气,为什么只有我在这?

  几天前。

  “我渴,买了罐汽水,就三分钟的事儿。”“我不就是让你守半会子车啊,还还嘴了你?你知道三分钟能干多少事吗?你要是注意这三分钟,老子车里的钱能丢得了吗!你们这种农村人就该在自个儿家好好种菜,跑大城市凑什么热闹!哼,三分钟?三分钟我能叫你后悔一辈子!……”王老板越骂越凶,黑黑的牙齿间什么脏话都有,这些字眼像路边油炸食品的热油,狠狠地冲他泼过来,他低着头看着王老板的皮鞋,心里难受,这种感觉让他想起很多人……瑶瑶的妈、镇长、他父母,表哥,还有那个和自己同名同姓同年龄的人。

  高考前一天,陈飞去了瑶瑶家,瑶瑶的妈说“瑶瑶这孩子不聪明,偏偏长的水灵,以后就指望嫁个好人家,我们指望着你上大学以后能挣钱买房子,你别让我们失望啊!”

  录取通知书到的那天,陈飞家里来了一群穿皮鞋的人,他回来时撞见一个跟自己五官相像的大男孩,只是比他白了不少。“像,真像!等我儿子熬出头时,一定少不了你们!”一男人笑着,手中拿着一封录取通知书,他是镇长。陈飞母亲打着哈哈,和他们说着客套话,陈飞看见桌上有好几个信封,其中一个已被打开,崭新的百元大钞露出一角,他有点明白了。

  破旧的屋子里。母亲说,“镇长要他儿子替你上大学,给了咱家十万,正好可以治你爹的病。”“为什么是我?”陈飞觉得他脑子里如有一股硝烟,心里燃烧着一种愤怒,躺在床上的父亲叹了一口气“镇长他儿子和你同名同姓同岁,让了吧。咳咳咳……以后人家做了官,你就做部下混个样儿,种地苦着呢。咳咳咳……”陈飞攥紧了拳头,太阳穴的青筋暴起,“不干,我去换回来!”“孩子,爸知道自己的病连累了你,但是那学费就算我们砸锅卖铁都付不起啊,而且人家镇长的权利……咳咳咳……有多大你不是不知道啊,认命吧,做人太冲动没……咳咳咳……没好果子吃。”陈飞看着父亲有一下没一下的咳嗽,心像被匕首一刀一刀地刮着,心软了。也许自己可以去找城里的表哥打份工吧,他想。

  最后,骂完的王老板喝了口茶,从牙缝挤出一个字“滚。”

  陈飞拨通了表哥的电话,是表哥给他找的工作,想必现在应该知道他被辞了。“喂,谁啊?小飞,你还没回家啊?再上班?你给王老板造成的损失没让你赔偿已经很给我面子了,我总不能再开口吧?啥,借钱?小飞啊,这里的房租是真贵啊,一年都得好几万的,你嫂子快生了,现在孩子都可能生不起了,病房一天就要几百,给医生包红包少了又心虚,尿布贵、奶粉贵、衣服贵,以后孩子上学了又是个无底洞。还有你叔的事儿,你也知道你叔的肺这么些年扔了那么多钱也不见好。我们见个面?不是我说小飞啊,我看你也别来了,也不是嫌弃你,最近不是有什么流感吗?怕你嫂子传染了影响孩子。你太老实,城里的生活不适合你,还是回家吧啊,没事的话就这样吧。回去了代我向你爸问好!嘟嘟嘟嘟……”

  陈飞依然手拿着电话,他听不见表哥在讲什么,他只是愣愣地死盯着一张地上废弃的报纸,他看见了一张黑白的结婚照,有瑶瑶。

  于是,陈飞就在马路上漫无边际的走着,下雨了。他想起离开村时,另一个陈飞对瑶瑶家的殷勤劲,他怎么没想到呢。他突然觉得整个世界都灰下来了,可是又能怎么样呢。他看见雨点像针一样缝在人们的伞上,他知道有一部分的伞飘啊飘,最后总会飘进一扇门,便会感觉温暖了,幸福了,他渴望那扇门为他开一次,哪怕只是一次。可是他没有那样的伞。

  第三天。这是被辞后的第三天。第六根,陈飞点了第六根烟。妇女们开始烧饭了,黑黑的灰烟打着卷飘上天空,夹杂着烟草吐出的白雾点点晕开,他知道巷子拐弯处有一家无照酒吧,回忆又让他感觉难受,酒精是可以忘却哀愁的,他一直这么想。

  吧台的服务员送上了第八瓶酒,鄙夷地看着他,“这位先生,请你先付账。”陈飞冷着脸掏口袋,脸色渐渐变僵了,“我替他买单。”一个衣着亮丽的年轻人举起了手,陈飞瞥了瞥,他也是穿皮鞋的人。“没事,生活在大都市,总有不走运被偷钱的时候。”尽管他看他的眼神犹如发现一件猎物闪闪发光,让陈飞感觉怪异,但是心里还是起了一点久违的温暖,可酒精的作用让陈飞感觉头晕……年轻人把一包白白的东西放进了他的口袋,那是什么……

  “新华社报道,近日大型的城市酒吧毒品买卖已经落下帷幕,主案犯陈飞被判无期徒刑,且剥夺政治权利终生……”陈飞入狱了,他现在才知道,那个穿皮鞋的年轻人是市长的儿子。

  法庭上的所有案犯都很沉默,只有站在最中间的陈飞睁着眼睛,头昂得高高的。他没有去看任何人,他只是想,如果自己有一双皮鞋,就可以穿着它去看瑶瑶了……

 

  浙江省温州市温二十中初二:郑思思

来自910w.net
初中教师网 ,专业的人教版初中教学资源网!
喜 ()or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