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安日记

所属栏目: 小说作文 点击次数:
来自910w.net

  S初中是个特别先进的学校,至少相对于S县的确如此。它有着浓郁的现代化气息,特别是米白色的两栋教学大楼和一栋办公楼,还有一应俱全的设施,更是令人喜欢不已。最近S初中又翻新了操场,可惜却被列为学生的禁地,美其名曰:保护。这两天似乎又不愿意让这操场空闲着,便放出消息,宣布期中考试一过,就召开运动会。

  各个班听闻消息,都躁动起来,有欣喜若狂的,有愁眉苦脸的。八一班也是其中一个,自然不能免俗,兴奋的差点把房顶掀翻。报名的声音此起彼伏,平时没有实权在手的体育委员付浩,现在成了香饽饽,一大帮子人围着他转,俨然又一个太阳系,付浩自然当仁不让做起了太阳。

  女生是弱势群体,这会儿却彪悍起来。左掐一个,右锤一个,几个呼吸的瞬间,竟然挤进了内围。兴奋得满脸通红,大喊着某项目某名字。

  “我,我报名,报女子一百米跑。”

  “还有我,项目一样。”

  “快,给我报三个女子立定跳,我一个,小白一个。”

  “你怎么能报三个?只有两个人。不行!”

  “说不定佳佳也会去啊。不行,还得多拉几个下水。那个……”

  付浩叹息,女生果然都是天生的群体生活主义者。上厕所拉几个,打饭拉几个,连运动会还要一起。怎么就那么麻烦。头疼归头疼,记录还得记录。体育委员,向来就不是什么好差事。付浩默默地哀叹。

  兴冲冲商定完毕,一大帮子人又簇拥到了一起,吱吱喳喳,简直没个完。似乎也就那么两天的时间备战,真不知怎么就那么积极。有那个闲工夫,还不如钻研钻研数学题。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,一点儿也不让人省心。哎,可是怎么就没人对数学感点兴趣呢?数学老师王福运摸摸自己做了十几年班主任的近乎秃顶的脑袋,怎么也想不出对策。

  一周时间一晃而过,期中考试终于来临。各同学瞒天过海,大显神通,绞尽脑汁送走了期中大神。期盼已久的运动会终于来临。尽管是寒风吹,操场上仍旧是站得密密麻麻腰杆直挺的学生们。进入十一月,说是秋末,却简直和冬天没有什么分别。校长的谈话还在继续,用八一班同学的话来形容,简直是孙二娘的裹脚布——又臭又长。好容易讲完,可是还有政教处主任啦,年级组长啦一大群人的讲话。谢安安,八一班最不安分的学生,却也老老实实站着。看来大家对这次运动会,重视程度不是一般的高啊。

  终于,陈词滥调在学生们的热烈欢送中结束了,谢安安松了一口气,欢欢喜喜看着一群绞尽脑汁写加油稿的人,得意的掏出一摞早已写好的稿子,交到收稿人手里。看着大伙羡慕嫉妒恨的眼神,安安就得意非凡。委屈去吧,羡慕去吧,我谢安安是什么人,先知!这群无知的弱势群体啊~安安慨叹。

  轮到代安琪的100米比赛了,不去看实在可惜。安安熟门熟路跑到操场边,恰好赶上代安琪向终点跑来。而且名次还不低,竟然是第二名。眼瞧着就要到终点,安琪心情激动,最后一步,落上了相邻的第三条跑道。一声尖利的哨音。“犯规,成绩取消。”

  代安琪伤心的几乎要撞豆腐自杀,不少人亲昵的喊着她的昵称,用友情的力量安慰她受伤的心灵。

  “小黑啊,咱不伤心啊,不就是个名次嘛,算什么?不稀罕是吧。”

  “小黑啊,重在参与,友谊第一,比赛第二。咱不怪你,快来看我比赛,你不给我祝福我可拿不了名次。”

  ……

  无论什么人说什么话,代安琪始终一言不发,情况根本不见好转。大家一时间都想不出好的办法。这时候一个女生被众人推推搡搡来到小黑面前。那人没好气儿的瞪了众人一眼,无可奈何的清清嗓子道;

  “小黑啊,咦?小黑,你怎么不哭呢?不哭多没诚意?”听这话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了,正是人称“毒舌一郎”的未来律师谢安安是也。谢安安的嘴可谓是年级一绝,说好话能把你哄上天,要损人也是半个脏字而不带,愣是能把死人气活了再气死,活人气死了再气活,却还是占着理,谁也别想从她这儿捞到什么好处。以至于明明是个极可爱的女生,偏偏让人又爱又恨,被欺负了也是敢怒不敢言。此时她正悠悠闲闲的瞟着代安琪,手中拿着几张纸片,一脸不认真,边说边得瑟的扇扇。那模样要多欠揍有多欠揍。这分明是赤裸裸的挑衅嘛!

  俗话说得好,“宁惹狗上墙,不惹暴力狂”,别看代安琪名为安琪,可她就未必温贤良。相反人家还是跆拳道高手,脾性如火山。不爆发则已,一爆发就真是惊天地泣鬼神,绝不是那么容易平息的了。果不其然,小黑震怒:“丫的给我站住!”

  安安马上发挥她逃跑了无数次的经验,瞬间窜向主席台,死皮赖脸躲着怎么也不出来。众人赞叹:安安跑步的潜力果然无穷!小黑可不乐意了,在主席台之外气得七窍生烟,可惜自己不擅交际,别的老师对她不太熟悉,自己也不敢进主席台。哪像那个交际能手谢安安,哪个年级的老师都知道有这么号人物,并且脸皮其厚无比,自然有着进入主席台的“特权”。

  “今儿个我还就是不哭了,走,萌萌,咱看你比赛去,一会儿再收拾她。”代安琪怒色尽显,却没有了刚刚比赛失利的忧伤,众人欣慰。安安在后面看着代安琪走远,终于长舒一口气,埋怨的说:“都知道转嫁小黑的不爽,可是凭啥被追杀的又是我?”

  晚上,语文老师孟香布置语文作业,以“幸福”为话题,写一篇作文。安安郁闷了,幸福是个啥?这词也太飘渺了。孟姐你真会捉弄人呐。相反,小黑奋笔疾书。“幸福就是死党的安慰,是追杀某人时心里的快慰……”安安看了,挠挠头也写。

  “幸福就是被追杀时,追杀的那人突然放过我,对我说谢谢,还……”安安自语,幸福真好。

 

    湖北十堰房县城关镇第二初级中学初二:萌猫小七

来自910w.net
初中教师网 ,专业的人教版初中教学资源网!
喜 ()or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