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白庭院冬景色

所属栏目: 小说作文 点击次数:
来自910w.net

  冬。

  离她去世已三年了。

  比起之前耐不住寂寞的样子,现在都像一潭死水里的细沙,沉淀下来了。

  “……白,冷吗?”

  木讷地摇摇头,黑发在耳畔轻轻被甩动,终又停了下来。

  对方只是叹口气,苦笑着揉揉我的头发,仿佛我还在那个少年时期似的。

  “别逞强,白。”

  我不语,只是看着他,许久才移开视线。

  雪花飘了满地,整个院子,天,云,树,墙,花,草,上下一白。也算是闲情逸致时欣赏的绝好冬景。

  可景色固然美,游者无心,能奈我何。

  不动声色地走进自己的房间,拉上沉重的木门,在暖炉边静坐着。这似乎是每日必做的事了,偶尔再抚几时琴,琐琐碎碎皆不关己,反倒能想通许多事情,忘记许多事情。

  不知过了几刻,门外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。不用想,肯定是那个扎着卷发,满脸胡茬的大叔又来喝酒了。虽然打扰了自己神游天外似的静坐,我倒也不恼,反而被好奇心驱使,开门想看看热闹。

  雪似乎比进房时小了,走廊外仍是一片白,白得透明,令人迷茫。

  摆了一张矮桌,上面是各色酒品,地上还躺着两个酒罐子。我不禁蹙了下眉,好重的酒气。那位卷发的客人倒是一点也不客气,端着酒杯爽朗地笑,而旁边温和敦厚的直发人到看起来略显得腼腆了——好一个“反客为主”!我默默地想,莫名的火气就上来了。

  “白,你来了啊。不坐下打个招呼么。”

  直发人先注意到自己的身影,这也不能赖那大叔,他正背着自己笑得开心呢。

  我乖乖地坐下,微微颌首示意,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色表露无遗。

  “长这么大了。”大叔还是笑的,那笑容看起来有些过分的刺眼,“倒是挺清秀的样子。”

  和你对比,乍一看确实如此。低着头的我腹诽道,表面上依然是“清秀的样子”。

  “说我坏话呢?”他突然笑出声,我暗地里一惊,眼睛直直地望着他。

  “罢了罢了。念你年少轻狂,罚你一杯酒喝。”那厮忽地变出一个酒碗,技巧娴熟地倒个半满,递了过来,“诺,我可是手下留情了哦。”

  我有点不知所措,但终究还是硬着头皮接了,一口饮尽——味道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糟,但还是有点不适应,轻咳两下。

  “呵呵,别喝得那么快,酒就要好好品嘛。”他的打手抚上我的背,象征性地给我顺气。

  我一怒,别开脸就起身走掉,突然又被直发人拉住衣角:“白。”

  望了望对方的眸子,我一顿,还是静下来坐在了原地。

  冬天的雪依旧是安静的。只不过眼前两个人的笑声打破了这沉寂。

  酒碗,白雪。也许这个冬天就会这样过去了吧。在天国的你能否看到庭院里精致而不可多得的小冬景呢?……

 

    初二:风车的悲伤

来自910w.net
初中教师网 ,专业的人教版初中教学资源网!
喜 ()or分享